您当前位置:南苑学校教育教研课题研究
让学生的思维在课堂上真正的激活
2019-07-01 16:11:35

让学生的思维在课堂中真正激活

姜堰区南苑学校 胡安红

 

思维素质是人的核心素质,所以语文教学必须重视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。课堂是教学的主阵地,需要教与学的有机统一,既要注重教者的精心讲析、有序提问、有效点评,更要关注学生思维的真实进行,让学生的思维在课堂中真正激活。

一、鼓励学生表达真我,训练学生思维的真实性。

精心准备的一堂公开课《皇帝的新装》,在一番“皇帝爱新装——骗子做新装——君臣看新装——游行穿新装”的情节梳理,在围绕“骗”字解读作者“骗子行骗——群臣助骗——皇帝受骗——小孩揭骗”的精巧构思和语言的魅力后,自然引出教参提供的主题:无情地揭露了封建统治阶级虚伪、愚蠢、腐朽的本质。

课堂至此已是尾声,为了更好地体现文章的教育意义,抛出最后一问:联系生活实际,如果你遇到类似的事件,你会像文中的小孩儿那样揭穿事情的真相吗?一个学生站起来怯怯地问:“可以说真话吗?”“当然可以!”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, “不会,因为我不想被人认为是不称职的或是愚蠢的人!”“不会,因为我不想跟大家不一样,被人用有色眼光来看待!”“不会,因为我不想成为另类,遭受排挤”……而相比之下,选择勇敢揭穿真相的人竟寥寥无几,不禁让人哑然惊恐,我们都知道小孩是对的,而我们却不会做这样的小孩。为什么?

这还是仅仅批判封建社会统治阶段的虚伪、愚蠢、腐朽的本质吗?

《皇帝的新装》是一篇寓言式童话,故事发生在哪一年,哪个国家,故事中皇帝、大臣、平头百姓姓甚名谁,均没有交代,显然,这是一篇超越国界、指向人性的童话。“任何不称职的或者愚蠢得不可救药的人,都看不见这衣服”成了人们心头的紧箍咒,文中所有的成人,包括老百姓都因为虚荣心而成为虚伪、自欺欺人的人。

鼓励学生表达真我,其实就是带领学生求真,探求作品真实的主题指向。更为重要的是,我们要探求作品真实的现实力量。举手表决,竟有一大半的学生选择不会揭穿谎言。他们也许不会行骗害人,也许不会有心助骗,然而他们明哲保身、选择沉默的做法其实是一种变样的助骗。

谎言由天真无邪的孩子揭破,这是作者在孩子身上寄予的未来的希望,唯有小儿,无欲无求,无知无畏,很自然地脱口而出:他什么也没穿!然而小孩一旦长大,长成我们初一的学生,有了思考,不再懵懂无知,有了权衡,有了自我保护的选择,他们选择了不开口,成了沉默的大多数,然而正是这绝大多数,造成了万马齐喑究可哀的现状。殊不知,当群体失语,我们都是最后的受害者,我们以为维护了自己的利益。最终我们自己的利益都受到了侵犯。现实社会中这样的情况比比皆是,当假冒伪劣横行霸道,我们就难保不中招。假疫苗的事件但愿是最后一个。

这是这篇童话的现实力量,它昭示了我们——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,无论是孩子还是成人,都应该求真,惟其求真,然后才能到达求善求美的境界。

“千教万教,教人求真;千学万学,学做真人。”这是陶行知先生留给我们的教育箴言,告诉我们这些为人师者,首先要让孩子讲真话。必有看官会问:学生最后的回答就是真话呀,然而他们选择了不说真话,这与求真可是相去甚远了,你又奈之何?

我想:还是让孩子说真话,因为真实最有温度,当他们的真话中有了错误的三观,也就给了你纠错的可能,我们应该弓着背为孩子撑出这样的成长空间,呵护孩子与生俱来的真实。

王栋生老师曾经说过,我们只培养了孩子的含金量,但我们忘记了真正重要的是培养孩子含人量。说的何尝不是这个道理。

二、鼓励学生品读赏析,训练学生思维的深刻性。

课本中,有些话看似可有可无,常常被忽略,一带而过,其实,细心揣摩,意蕴深厚。

《枣核》中,朋友家的“北海”是让我们过目不忘的,我们尤其记得友人的那句话:“你相信吗?那是我开车到几十里以外,一块块亲手挑选,论公斤买下,然后用汽车拉回来的。那是我们家的‘北海’。”很多时候,我们着重分析开车到几十里以外,一块块亲手挑选,论公斤买下,以凸显“我”的旧时同窗的思乡之情。然而,有一次,一位同学提出:作者为什么要写“朋友解释说,都是从旧金山唐人街买来的”?这闲闲的一笔,其实大有深意,有顾客才会有市场,有需求才会有市场,买卖买卖,有买才会有卖,这说明用泥制的小凉亭,红庙,白塔这些极具中国特色的小玩意来搭建缩微的家乡,来寄托思乡爱国情的绝不止“我”的旧时同窗这一人这一家,而是千千万万个海外游子。这句,明显就有了由点及面的效果。

这样的例子不止一个,《范进中举》中当范进喜极而疯的时候,众人没辙,唯有报录的内中有一个人道:“在下倒有一个主意,不知可以行得行不得?”众人问:“如何主意?”那人道:“范老爷平日可有最怕的人?他只因欢喜狠了,痰涌上来,迷了心窍。如今只消他怕的这个人来打他一个嘴巴,说:‘这报录的话都是哄你,你并不曾中。’他吃这一吓,把痰吐了出来,就明白了。”

后来大家依计行事,果然将范进打醒。与其说报录人见多识广,不如说一朝高中喜极而疯的不是个案,范进不是第一个,不唯一,就证明这个现象的普遍性。这淡淡一笔怕也是由点及面,由个体到一般。

教授《晏子使楚》时,有两段文字引起我们的关注:

左右对曰:“为其来也,臣请缚一人过王而行。王曰,何为者也?对曰,齐人也。王曰,何坐?曰,坐盗。”

酒酣,吏二缚一人诣王。王曰:“缚者曷为者也?”对曰:“齐人也,坐盗。”

这两次君臣间的问答,本是预先彩排与现场直播的关系,本应该是一致的,为什么从两次一问一答直接浓缩为君臣的一问一答?启发同学思考,现场直播时,小吏太利索,楚王才开始发问,他已经迫不及待地交代罪犯的国籍以及所犯罪行。这样的一唱一和中未免太性急了,表演痕迹太浓,显然是不成功的劣质表演。

有同学问:“何(曷)为者”的“为”解释为“这是做什么的人”“是干什么的”,与紧接着的回答“是齐国人”联系起来,好像就有些答非所问,这可是楚国君王精心设计好的台词,岂能有如此大的破绽。我倒觉得,“为”解释为“是”,“何为者也”就是“这是什么人?”什么的范围就比较大,可以是国籍,职业,甚至性别等等。

学生这样问,还是有其独特的思考的,值得肯定。

三、鼓励学生质疑探究,训练学生思维的辩证性。  

郭沫若的《石榴》,“单瓣的花虽没有双瓣者的豪华,但它却更有一段妙幻的演艺,红玛瑙的花瓶儿由希腊式的安普剌变为中国式的金罍,殷、周时古味盎然的一种青铜器。博古家所命名的各种绣彩,它都是具备着的。”讲授这篇课文时,曾有位同学说,“石榴本来是什么样子的我还知道,可是,作者用了这一大波比喻,反倒让我不明白了。”

孙绍振教授分析《敕勒歌》时,解读为:民族文化的心理视野和近取譬。“天似穹庐”,把天比作穹庐,比作帐篷,很有特点。首先是很有民族特点。因为是敕勒族的民歌,就用本民族最熟悉的帐篷来比喻。因为它最有亲近感,也最能引起美好的感情。这在比喻中属于近取譬。所谓近,是民族心理之近,生活经验之近。否则就可能有隔膜。比如,在汉族人感觉中,帐篷是狭小的,是不透气、不透光的,和天空的特点不相近,也就和汉族的感觉不相近。但是在敕勒族人的感觉中,天空像帐篷一样,就有家园的感觉,不是那么高,不是那么遥远,而是触手可及的。

以此来看,郭沫若是中国现代杰出的作家、诗人、历史学家、剧作家、考古学家、古文字学家。作家的身份,考古学家的头衔,作者自然不自然地以自己的文化心理视野,近取譬,用考古学家的眼光,将石榴比作红玛瑙的花瓶儿,希腊式的安普剌,中国式的金罍等等。这对作者而言是亲切自然的,但对于广大读者,尤其是选入中学课本后,面对广大的十四五岁的青少年,这样的比喻就让人觉得晦涩难懂,石榴本来还见过,红玛瑙的花瓶儿或许还能想象,而希腊式的安普剌以及中国式的金罍,怕是很难激发联想了。这样的比喻对学生而言就没有可以引导的效用。

倒是本文第二段“石榴有梅树的枝干,有杨柳的叶片,奇崛而不枯瘠,清新而不柔媚,这风度实兼备了梅柳之长,而舍去了梅柳之短。”将石榴与常见的梅树柳树相比较,对于没见过石榴的人。倒不失为一个好的引导。

还是《石榴》这一课,“秋天来了,它对于自己的戏法好像忍俊不禁地破口大笑起来,露出一口的皓齿。”有同学提出,此句有语病,“忍俊不禁”后面不能加“笑”,语意重复。

鼓励学生质疑探究,不盲目迷信作者,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。

实践证明,充分信任学生,将时间交还给学生,鼓励学生在课堂上真实思考,求真,求深,课堂会呈现出别样的精彩。

 

 

 

    推荐阅读
      本类热点文章